奇人偷码彩图,神算天师txt下载,上海福彩网fu

俺也当仁不让地忽悠了学校当局

2019-04-30 13:49

话说新生刚刚入学,接到通知要进行英语分班考试。也就是说:考虑到各个地区来的学生英语水平参差不齐,要进行一下间苗或者选拔。我那高个子的同学(该父是另一牛校的暖通专业名教授)弄来了一套真题,动员我们几个一起做做。架不住内心的虚伪,装模做样地勉强接了,操练一番。果然在分班考试里获得了超过自己能力的分数。

鄙视一下自己吧。即使当初俺对这个专业毫无知觉,仍然一贯性地以先知的口气不容置疑地说:这是我们国家新兴的一个行业,现在我们住的房子里还没有那个空调器,以后全国的老百姓都会住上有空调的房子的。这个行业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的。于是老爹笑得满面桃花:这个专业好!

到了大学里,才知道这个行当就是原来的暖通。我入学那一年该系该专业是刚刚改了一个洋名字。在听系主任介绍的时候顿时感到好像花钱买了一个椟,打开来是一玻璃球儿,郁闷的是,那个时候没有消协,你买了这个玻璃球儿是不能退的,椟也是不能退的。

于是等着班主任拖着肥大的身躯跑来,悄悄递给我一张名牌大学的推荐表后,我也就确定了被内定为该校学生的资格。其实我是想去北大的,但是班主任一席话也让我难以抗拒:这是第一批来的,我从校长手里抢了一张赶紧给你送来了,北大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于是就这个学校了。剩下的是填报志愿,我理所当然地填写了建筑系。结果另外一个班的班主任过来一看,马上说:你这个成绩报这个是不行的,换一个吧。我只好在剩下的专业里选,恰似手里只有十块钱的穷汉,20元的肉火烧是吃不上啦,只能在7块8块的面鱼或者5块6块的烧饼里面选了。

选了自动化,发榜的时候来的是暖通。其实也不算是出乎意料,毕竟当初也是填了服从分配,而且似乎在第二志愿里填写了空气调节与制冷工程这么一个当初相当时髦的名称。老爸怯生生地问:这个是什么专业?

不知不觉间,俺做暖通设计也已经很多年了。想想看,也感到很吃惊啊。如果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那么现在也该到了不惑的年龄了。当年怎么上了这条贼船,想来也是可笑的紧。

如果我发现有人在a和c之间,我一定会指出来:哎那哥们,别装了。谁比谁傻多少啊?

我说这个,是为了做一个引子。这间事情让我牢牢记住了一个格言:永远不要装a和c之间的那个东西。

高中考大学,那是整个一个懵懂。老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学习不错,早早收起了当老子的威严,平时对儿子的态度甚至有些谄媚。报志愿的时候俺问老子啥志愿合适,初中没有拿到毕业证的父亲谦卑地说:还是你们自己定吧,总归是越名牌越好就是了。

这里也鄙视一下自己:既然学校当局忽悠了俺,俺也当仁不让地忽悠了学校当局。呵呵。

课在半途,英语老师看我频频颔首,突然点我回答一个问题。俺哪里明白啊,吭吭哧哧回答不上来。僵立无语的情况下,英语老师一句话引得全班哄堂大笑。事后同学翻译我才知道,她讲的是:“如果你真的没有听懂的话,请不要连连点头”。

看着其他同学去了初级班,俺施施然来到自己的级别。头一节课英语老师一张嘴,俺就快晕过去了——她是全英文讲课,一句中文不说的。这下我可傻掉了,俺那水平根本是一句也听不懂啊。比较浅薄的是:即使俺一句也听不懂,俺还是煞有介事地随着老师讲课的节奏连连点头。若干年后我去听音乐会,看到某个观众一边挺直了腰杆做聆听状,一边悄悄地脱了鞋两只肥脚丫对搓,俺就从他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